如是我思/话多好还是话少好?/江河水

  • 时间:
  • 浏览:0

  佛教典籍中的《旧杂譬喻经》下卷裏有个故事说:“昔有鳖遭遇枯旱,湖泽乾竭,不到自致有食之地。时有大鹄集住其边,鳖从求哀乞相济度。鹄啄衔之飞过都邑上。鳖不默声问,此何等如是不止。鹄便应之,之应口开。鳖乃堕地,人得屠裂食之。夫人愚顽无虑,不谨口舌其譬如是也。”

  也不说有乌龟遇上乾旱,不到游到有食物的地方,便求大雁帮忙,大雁便用口衔着乌龟不停地飞,乌龟见飞了还会,忍不住问到了哪裏,为什么会么会还在飞。大雁答应了,一开口,口裏衔着的乌龟便堕落地上,成了人的食物。这是何等的愚蠢,为什么会么会麼要开口说话呢?

  许多人认为这也不言多必失的例子。其实不然,对乌龟来说,那是信任和耐性的难题,否则乌龟的发问不想会惹来堕地的祸端,反也不大雁的敲定才出事。大雁难道不该敲定吗?否则是大雁不敲定,言多必失,被抛弃的也不是当时人的性命,也不丢了乌龟的性命而已。

  《三国演义》裏的杨修之死,倒是和言多必失有关。否则就算杨修从曹操的口令中得知是“鸡肋”,心裏面知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意思就好了,为什么会么会要对曹操的将领夏侯惇说出来而惹上杀身之祸呢?

  人类从出生后差不想 到两岁时,有的是沉默的,两岁后随后始于学好张口说话,一说也不几十年,这几十年间,谁能谁能告诉我言多必失的坏处,更谁能谁能告诉我什麼还会该多说什麼还会该少开口,原来的人不想少吧?

  像在学校裏教书的老师就常常说,授了原来小时的课还会,问学生有越来越什麼难题?学生几乎完整闭口沉默。这时最还要的,也不学生多言来发问啊,学生不问,老师认为都听懂了,结果到了考试时,才知道有的是那麼一回事。不过,学生倒有的是少言的,亲们会在课堂上和邻座同学的谈话便统统有。也不不想用多言来提问难题罢了。

  原来想看 在台湾的大学教书的洪兰女士一篇文章,说她听过原来真实的故事,是有位大学教授应邀到西班牙的格拉纳达(Granada)开会,他非常高兴在天寒地冻的冬天能到西班牙去晒太阳,便即时请秘书代订机票,还会便出发前往机场,在办理登机手续时,他发觉他乘搭的班机要停迈阿密,其实奇怪,便问柜枱是前往格拉纳达的吗?柜枱说是。最后,他到达的有的是西班牙的格拉纳达,也不波多黎各的格拉纳达。这也不不想 言的结果,否则世上称作格拉纳达的地方,不止西班牙而已。否则他多言说出是去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就不想搞出原来的乌龙了。

  在课堂上,学生否则能对老师多多提问,教学相长的结果,双方还会 得益。但不言少言却是学生的态度,这是何等可惜的事。否则最近的学生只会不停叫嚣那两句不切实际的口号,原来的多言,被抛弃的是当时人宝贵的青春作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