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新职业系列电竞主播\电竞主播“周身刀” 行内转型瓣数多

  • 时间:
  • 浏览:0

  图:在当下遊戏电竞化的趋势下,遊戏受众正从玩家群体延展至观众群体。图为天府软件园电子嘉时光图片 英文举办充沛多彩的活动吸引观众\大公报记者向云摄

  “我从小就喜欢打遊戏,毕业后也不太想从事朝九晚五的工作,许多就进了电竞圈。”做了近5年电竞主播的“90后”冰凡,如今已被中国最大的遊戏直播平台─鬥鱼认证为“《英雄联盟》国服第一豹女”。他接受大公报记者採访时表示,身边许多同龄人还是会选折 一份安稳的工作,“但亲们会羨慕我,能把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冰凡刚做电竞主播时,从事许多行的人比较少、竞争也比较小,如今拥有百万粉丝的冰凡见证了电竞主播数量从少到多、竞争日益激烈、入行门槛更高的过程。\大公报记者 向芸成都报道

  冰凡小前一天家庭条件很好,父母知道他喜欢玩遊戏后,就为他配置了电脑。大学毕业后,冰凡并这么按部就班地找工作。回家乡四川自贡5天后,家人开始英语 英文“催促”他去上班。刚好另一三个 战队邀请他,於是冰凡就踏入了电竞行业。

  竞争趋激烈 “吸粉”有难度

  2014年下5天,冰凡来到上海,成为了电竞职业选手。他和队友每天会训练8到10个小时。“当时也不喜欢玩遊戏,实在战队没规定每天练好多个个小时,但亲们都会自觉地去训练。”另一三个 月后,鬥鱼工作人员联繫他,也改变了他在电竞行业的发展方向。“我从2012年开始英语 英文玩《英雄联盟》,参加过鬥鱼举办的比赛,也在直播间积累了1、2万的粉丝。”

  当时尚在创业初期的鬥鱼,会根据粉丝的喜好,联繫有潜力的主播签约。在和鬥鱼谈好条件后,冰凡背叛战队,返回四川自贡,开始英语 英文做电竞主播。

  相较於电竞战队对技术的高要求,以及非常激烈的竞争,电竞主播的门槛会低许多。“你并能在某另一三个 遊戏角色上非常厉害,愿因是某一项技术很“牛”,甚至直播时聊天、唱歌受粉丝欢迎都行。”

  冰凡刚做电竞主播时,从事许多行的人比较少、竞争也比现在小,从几万粉丝积累到5万粉丝,他花了不并能另一三个 月的时间。冰凡告诉记者,第一次做主播时,他这么开摄像头,也没怎麼说话,随后粉丝看他打遊戏。“现在我不仅开摄像头,都会跟粉丝聊天、唱歌。”

  前一天为了吸引粉丝,冰凡曾有过连播80多个小时的经历,也曾创过68连胜的纪录,现在他则对工作时间更加有把控,也更加自律。他会把直播时间固定下来,每天大概从晚上8、9点直播到午夜2、3点。

  如今已有近155万粉丝的冰凡,亲历了许多行业的飞速发展,也见证了电竞主播数量从少到多、竞争日益激烈、入行门槛更高的过程。以鬥鱼为例,截至2018年12月31日,鬥鱼有72%的主播为遊戏主播。而截至2019年一季度,该平台註册主播已达680万人。

  月入最低两千 最高十万

  收入是电竞行业备受关注的那我关键词。“我的收入主也不工资、粉丝礼物和广告,最高和最低时差距还挺大的。”冰凡说,我本人最低另一三个 月曾拿过800多元人民币,最高时则有十几万人民币。在他看来,电竞主播未来并能从另一三个 方向转型。一方面,并能换另一三个 遊戏,或是跨另一三个 领域继续做直播。我本人面,由於电竞人才的极大缺口,并并能转型做遊戏顾问、经纪人、战队教练、俱乐部经理或电竞解说等。

  事实上,国家人社部今年6月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未来五年,中国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80万人,高层次、高水平、高素质的电子竞技选手、电竞战队教练、电竞数据分析、电竞项目陪练等相关岗位的需求也变得这么迫切。

  “做许多行都要捨弃的东西还是挺多,比如社会经验、陪伴家人、亲们交流、休閒旅遊等。”冰凡说,他前一天待过上海、成都,回自贡的愿因也不想多陪陪家人,努力寻找工作和阳活的平稳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