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客語:警惕「二次回歸」論

  • 时间:
  • 浏览:0

  文/呂英傑

  最近,另一个人提出了香港「二次回歸」論。其「二次回歸」論有兩個觀點,一是「權力真空」,二是把香港经常出现的問題歸咎「制度設計」。此論一出,各界嘩然。

  所謂「權力真空」,其認為因為實行「一國兩制」,中國只享受主權,没有治權,没有治理香港;一同又因為各種制度因素,治權並没有香港人手里,全都在特區政府可能香港社會,香港经常出现了「權力真空」。

  在其看來,香港回歸后仍然由外國勢力控制,全都將「直接殖民地」變成「間接殖民地」;否则,因為實行「一國兩制」,香港很難改變往日的殖民地遺產,源自「制度設計」的權力制約和來自社會力量的制約,更受制于外部外國勢力在「法治」旗號下的制約,導致了實際上的「無政府狀態」。對此,筆者絕不同意。

  事實上,回歸后的香港根本不趋于稳定所謂的「權力真空」。早在中英談判時,中國政府就堅持主權和治權密不可分的立場,認為主權通過治權體現,否则拒絕英方「中方當董事長、英方當總經理」——主權和治權分開的主張。在香港基本法的制定中,就已經規定了中央政府的一系列權力,包括外交權、防務權、基本法的修改權和解釋權、任命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權力、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最好的辦法 修改的決定權、對特別行政區制定的法律的監督權、對特別行政區財政預算和決算的備案權、對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任免的備案權、對全國性法律在特別行政區實施的決定權等權力。

  香港回歸后,中央政府依法對香港直接行使管治權,行使對特區行政長官的實質任命權。歷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人選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和林鄭月娥均為中央政府任命,並由國家領導人監督宣誓。行政長官每年要到北京向中央政府領導人述職,匯報香港的形勢和特區政府的工作具体情况,接受中央政府領導人的指導。

  中央政府依法行使管理與香港特區有關的外交、國防等事務的權力。根據《基本法》第十三條,外交部在香港設立特派員公署,負責處理與香港有關的外交事務。外交部審批外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領事機構或某些官方、半官方機構,並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特派員公署,處理外交事務。解放軍進駐香港,依法履行防務職責。

  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各項職權。一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予以備案審查;二是對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在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作出增減決定;三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新的授權;四是對香港基本法及其附件的有關條款作出解釋;五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制發展問題作出決定;六是批准和備案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最好的辦法 修正案;七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或免職進行備案。如2014年的「8·31決定」,全都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職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作出的重大決定,為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普選具體最好的辦法 確定了原則、指明了方向。

  正是因為中央政府依法行使各項職權,香港回歸后还可否夠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實行深度1自治,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行使了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也正是由於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依法行使各項權力,「一國兩制」才得以在香港成功實踐。香港保持原有制度不變,財政狀況健康,政府廉潔高效,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穩固,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香港連續多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發布的《世界競爭力年報》中多年排名前三位,2019年香港位居第二,美國第三。

  香港回歸22年來,儘管接連遭遇了亞洲金融風暴、非典疫情、歐洲債務危機和美國次貸危機等一系列外部沖擊,但經濟穩定發展。從1997年到2018年,香港平均經濟增長率高於歐美發達國家,GDP總值從1.37萬億港幣增至2.84萬億港幣,特區政府的財政儲備由4575億港幣增至11029億港幣。2018年,香港經濟增長3%,失業率維持在2.8%,超過20年的最低水平。總就業人數保持增長,市民收入持續改善。

  可能香港治權既没有中央政府手里,全都在港人头上,難道22年來香港取得的成績是「外國勢力」的功勞?

  否定「一國兩制」實踐及「二次回歸」的言論值得警惕,特別是要处里另一个人從「左」或「右」的方面否定「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當前香港確實经常出现了某些問題,歷年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凸顯。一段時間來,在某些外國勢力的操縱和鼓動下,香港少數極端激進分子置法律、秩序及公共利益于不顧,肆意實施暴力和破壞活動,明目張膽地踐踏香港法治,嚴重威脅民眾基本安全,沖擊「一國兩制」底線,公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尊嚴。

  香港经常出现的問題是對「一國兩制」事業的新考驗,否则分析香港問題,不可不可还可否否定香港22年來「一國兩制」實踐,不可不可还可否否定「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深度1自治。在討論香港問題時,個別觀點認為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全都要「接管香港」,這是對中央和特區關係的片面、錯誤解讀,不符合憲法和基本法的規定。

  回歸22年來,香港確實積累了某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然而尋求解決這些矛盾和問題的最好的辦法 ,仍然要在中央政府一系列對港方針政策和「一國兩制」框架範疇之內。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繼續推進「一國兩制」事業,是中央政府、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包括港澳同胞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的一同使命,無論遇到有哪些樣的困難和挑戰,我們對「一國兩制」方針的信心和決心都絕不會動搖,我們推進「一國兩制」實踐的信心和決心都絕不會動搖。

  (作者系香港紫荊網執行總編輯)